ssj

粮油微博 加为好友

LV:9 积分:1902点击量:53,418


乔治-索罗斯:多面的索罗斯大鳄

编辑:ssj
发布于:2011/9/30 10:37:53 【财经指南】
来源:转载

George Soros: Multi-aspect "Financial Crocodile"

  受自身哲学观念的支配,索罗斯的慈善之举带有明显的个人主义色彩,即他希望运用他的财富来“推行开放社会的价值观”。

  By the domination of self philosophy idea, Soros's charity has an apparent individualism value, namely he hopes to use his riches to "promote opening social value"。

 

  在对冲基金领域驰骋搏杀了40多年的乔治·索罗斯已经公开发布即将退出江湖的消息。这一曾创造日赚10亿美元罕见历史记录的“金融奇才”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惊羡和倾慕,同时也因制造过打败英格兰银行和血洗东南亚的历史“惨案”而招徕四面八方的谩骂与憎恨。也许正是这样一种爱与恨、情与仇的交织,对于索罗斯结束自己对冲基金经理生涯的消息,世人表现出的心态自然就是五味杂陈。

  闯荡英美的犹太后裔

  索罗斯出生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父母是犹太人。为了避免纳粹分子的追杀,律师出身的父亲通过贿赂官员给全家造了一批假身份证,并开始了逃亡生涯。直到两年后纳粹德国俯首投降,索罗斯和家人才得以重返布达佩斯。因为这段经历,索罗斯从生死危难中学会了两条至关重要的生存技巧:第一是不要害怕冒险,第二是冒险时不要押上全部家当。

  回到布达佩斯一年不到,索罗斯就在父母亲的同意下离开了“死气沉沉”的匈牙利,开始了他只身闯天下的生涯。他先是去了瑞士的伯尔尼,尔后马上又去了伦敦。在这座国际金融大都市中,索罗斯到饭店当过侍者,到农场当过农工,到果园收摘过苹果,在游泳池当过侍者,甚至干过家庭油漆工,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他的贫困与孤独。不过,面对着生活的窘况,年轻的索罗斯决心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经过不分昼夜的复习与精细的准备,19岁那年,索罗斯考取了伦敦经济学院。在这所许多英国青年朝思暮想的学堂中,索罗斯有幸师从当时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

  大学毕业后,索罗斯得到了一家名为辛哥尔&弗雷德兰德公司的聘用,并从此敲开了进入金融行业的大门。一年之后,索罗斯来到了纽约,在一家名为F·M·梅叶公司中当了一名套利交易员,同时从事欧洲证券的分析。在此期间,索罗斯发现由于德国安联保险公司购置的房地产价格上涨,其股票售价与资产价值相比大打折扣,于是他建议人们购买安联公司的股票。摩根担保公司和德累福斯基金根据索罗斯的建议购买了大量安联公司的股票。结果如索罗斯所料,安联公司的股票价值翻了3倍,索罗斯因而名声大震。

  小有名气的索罗斯很快被爱霍德·布雷彻尔德公司看中。该公司先后创立了“首鹰”和“双鹰”离岸基金,交给索罗斯管理。其间,索罗斯准确地预言了房地产投资信托市场(REIT)将经历一个繁荣、过度发展并最终崩溃的过程。他买了一些信托产品,并于1974年REIT市场过热时全部卖掉,结果大赚一笔。为此,索罗斯被擢升为公司研究部的主管,直至后来做到副总裁一职。

  打败英格兰银行的“坏孩子”

  1969年,已经39岁的索罗斯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他和另一位投资大师吉姆·罗杰斯合作共同创立了索罗斯基金,启动资金1200万美元,出资人主要是境外投资者,从而避开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1979年公司成立十周年时,索罗斯基金改名为量子基金。

  与上个世纪90年代索罗斯量子基金进入黄金(1783.60,2.20,0.12%)时代相同步,欧洲货币一体化的进程也有声有色,1992年初,欧盟12个成员国签订了代表欧洲汇率体系新框架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条约》规定西欧各国的货币不再盯住黄金或美元,而是相互盯住;每一种货币允许在一定的汇率范围内浮动,一旦超出了规定的汇率浮动范围,各成员国的中央银行有责任通过买卖本国货币进行市场干预,使该国货币汇率稳定到规定的范围之内;在规定的汇率浮动范围内,成员国的货币以德国马克为核心,并可以相对于其他成员国的货币进行浮动。

  加入欧洲汇率体系进而在新的经济联合体内张扬自己的政治地位与能量是当时英国政府几乎不二的决策方案,为此,英国不惜以1英镑兑2.95马克的高汇率作为代价在《马约》上签字。不过,索罗斯认定处于衰退中的英国无法维持1英镑兑换2.95马克的汇率水平,于是动用了100亿美元下赌注做空英镑购入马克,同时购入价值5亿美元的英国股票,并卖掉巨额的德国股票。他的这一举动招来更多的长期经营套汇的共同基金和跨国公司,他们就像一群饿狼,万事俱备静待猎物“入套”。

  1992年9月中旬,危机终于爆发。当英国政府最终无法承受经济下挫的压力而向德国联邦银行提出降低利率的要求时,德国联邦银行坚决地回绝了英国的请求。情急之下的英格兰银行一天之中两次提高利率,使利率直达15%,但依然收效甚微,英镑的汇率还是未能站在2.778的最低限上。在这场捍卫英镑的货币战争中,英国政府调动了高达269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最终还是惨遭失败,英国政府不得不宣布退出欧洲汇率体系。而索罗斯成为了这场英镑之战的最大赢家。据悉,在这场较量中,索罗斯一人动用了100亿美元,并且在9月15日那天从英镑空头交易中获取10亿美元的巨额利润,《经济学家》杂志称索罗斯是“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

  血洗东南亚的“流氓”

  与西方发达国家在1990年代初期正遭遇经济衰退的煎熬完全不同,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却出现奇迹般的增长。然而,经济繁荣的背后却普遍出现了过度投机房地产、高估企业规模和市场需求等严重泡沫化现象。而如此巨大的漏洞自然逃不过索罗斯的眼睛。

  索罗斯的第一目标是泰国。在东南亚各国中,泰国是当时金融市场自由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泰株紧盯美元,资本进出自由。不仅如此,泰国经济的“泡沫”最多,泰国银行则将外国流入的大量美元贷款移入到了房地产业,造成供求严重失衡,从而导致银行业大量的呆账、坏账,资产质量严重恶化。

  猎手往往选择在最佳时机向目标出击。就在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国内10家金融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的那一天,索罗斯策动套利基金经理开始大量抛售泰株,泰株一下变得风雨飘摇。尽管泰国中央银行前后共计调动了570亿美元试图拯救秦株,但在如狂潮般的国际投资资本袭击下无济于事。而在泰铢贬值之后,索罗斯乘机大量吃进泰国的货币和股票,他的这一行动又带动了一大批追随者陆续买进,于是泰铢和泰国股票随后飙升。仅此一役,泰国政府被国际投机家一下子卷走了40亿美元,许多泰国人的腰包也被掏个精光。

  进攻泰株得逞之后,索罗斯进一步对菲律宾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发起冲击,最后包括新加坡元在内的东南亚货币全线失守。这次金融风暴使亚洲各国经济遭受重创。数据显示,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东盟)1997年GDP缩水92亿美元,1998年攀升至惊人的2182亿美元。但时隔多年之后,索罗斯仍然否认自己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去年,索罗斯在香港大学演讲时说:“我没有制造(亚洲金融危机)泡沫,我所做的只是加速了泡沫的爆破”。的确,抛开市场从纯道德的角度审视,索罗斯自然显得是让人痛恨,然而,正像大型食肉类动物在自然生物链中有不可取代的功能一样,“金融大鳄”通常能帮助人们更深刻地认识金融市场的缺陷,从这一层面上而言,索氏的投机又何尝不是对现代金融市场管理者的挑战。

  力推“开放社会”的慈善家

  与华尔街的大亨完全不同,索罗斯没有游艇,出门也不坐高级轿车,更没有私人飞机,外出商务旅行都是乘普通民航飞机,招出租车,甚至搭巴士。多年来,他与投资者“同乘一条船”,没有从他所掌管的基金取出个人应得的利润提成。然而,索罗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慈善家,他说自己的兴趣就是为别人花钱。

  索罗斯在慈善事业上撒钱的慷慨程度超过了许多人的想象。他曾经为一项旨在对身患绝症者提供更有人情味和更实际治疗的“临终关怀”计划捐出1500万美元;为一笔对合法移民提供帮助的基金捐献了5000万美元。他甚至可以在一天之内掏出1亿美元,只要他对这个慈善项目感兴趣。资料表明,在过去的30年里,索罗斯为世界各地的慈善事业共掏出了80多亿美元。有人作过统计,如果按照索罗斯的家产和他慈善捐款的比例来看,他可能是世界上最慷慨的慈善家之一。

  为国际人道主义事务提供资金援助和支持是索罗斯慈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他捐献了 5000 万美元的资金,用以在受战争破坏的萨拉热窝建造紧急供水系统。1996年,索罗斯给匈牙利的援助为1576.9万美元,超过了美国政府当年给匈的1509.6万援款总额;而为了防止俄罗斯科学家在苏联解体之后为中东的独裁者服务,索罗斯承担了他们中接近1/3的人的年薪。另外,索罗斯还出资治疗俄罗斯监狱中流行的肺结核病,支持津巴布韦持不同政见者,在美国建立收容所等。

  与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所从事的慈善事业有所不同,由于受自身哲学观念的支配,索罗斯的慈善之举带有明显的个人主义色彩,即他希望运用他的财富来“推行开放社会的价值观”,以促进民族自决,使人们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并追求他们自己的目标。在索罗斯看来,处于封闭社会中的人们受专制主义所统治,很难有自由,他要把西方开放社会的观念随着他的金钱输入到他所认为的封闭的国家中。

  为了有效推展自己的“开放社会”价值观,索罗斯在自己的祖国匈牙利建立了第一个东欧基金会,在前苏联建立了苏联索罗斯基金会,在纽约建立了“开放社会”基金会。目前,他设立的基金会在全世界有50多家分支机构,雇员超过1000人,俨然形成了一个索罗斯基金会网络。另外,纽约开放社会研究所和布达佩斯开放社会研究所通过为基金会制定共同发行计划,对这些基金会和机构提供行政、财务和技术支持。与此同时,索罗斯还创建了中部欧洲大学,国际科学基金会和公共媒体研究所,每年的花费超过3亿美元。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索罗斯在慈善事业上的超级热心并不会让他几乎“冷血”的投资心态有所改变,受美国政府最新监管规定的影响。索罗斯的基金今后不再对外募资,而是完全负责家族资金的运作。显然,手握200多亿美元家族资金并且能够游离于监管之外的索罗斯可能还会在金融市场兴风作浪。

#索罗斯 #金融 #资本

(0)|评论(0)|阅读(805)

分享到: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