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有树

粮油微博 加为好友

LV:9 积分:2187点击量:57,885


土地泡沫新型通胀的基本特征

编辑:井上有树
发布于:2013/7/1 17:10:57 【新闻专栏】
来源:转载

 以政府干预提升社会需求总量为核心的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理论早已破产,依靠增发货币、财政扩张、政府投入的人为刺激手段,从表面上看,短期内经济总量增加了,但是这种增加是以消费者和生产要素提供者的隐性损失为前提的。在货币超额发行之初,社会上一般商品,其货币表现虽然从理论上说已经贬值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市场还没有普遍感受到多余流动性的压力,相应的价格变化还没有发生;那么此时以新发货币购买商品,便构成一种不等价交换;结果新产品的价值中有一个部分是经由低估生产成本而来,那么额外增长就成为一种搜刮民财、冒充新创价值的伪增长。

    然而,卖方迟早会感受到这种损失,必然要求按一个预定的幅度提高售价,导致显性的生产者成本提高,用经济学的语言说就是供给曲线左向平移了;如此循环下去,如果政府坚持既定名义增速就必须再增货币,导致加速的通货膨胀。长期的通涨不可能持续,一俟政府不得不变换政策缩小刺激力度,滞涨就发生了。因此宏观需求扩张不仅不能带来真正的增长,反而会扭曲价格关系,制造社会不公,引发经济结构失衡和资源错配,导致经济混乱甚至社会动荡。特别是由宏观经济扩张政策自上而下、人为推动的官僚政府固定资产贷款投资方式,是不可避免的经济结构失衡的产生机制。以这种形式的货币扩张而导致的通涨有一种特点,即通涨的显现远离了最初引发通涨的源头。

    表面上看,投资创造固定资产价值,产生与货币增量相对应的等量实物形态价值,似乎可以说并不存在货币超发这回事。但是,撇开体制本身各个环节上必然发生的贪腐、浪费和失误不谈,由于人为推动的投资必然缺乏与经济内在真实需求的关联性,是一种手段和目的的背离,具体表现为资源错配式的低效率;那么,所谓固定资产的价值就至少需要打一个折扣,才能代表其真实的价值。

    所谓“打一个折扣”,不是一种计算,而是经济运行结果的表现。比如,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收费高速公路。修路的目的是解决运输问题,运输更加便利可以降低生产成本,这是投资形成资产价值的意义。但是如果大量的投入没有形成相应的运输能力,而投资的成本又需要通过高收费回收,道路质量的低劣则造成未来过高的维修成本,那么,这种投资就没有实现它应有的价值,其中的损失只能通过未来一般产品价格的提高来逐步弥补。这种现象的实质是隐性的货币超发造成通涨的源头和通涨的结果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背离。也就是说,修路时各种生产要素提供者所得的货币补偿,不足以匹配他所期望能以此收入购买的未来(若干年中)一般商品的价值。

    通涨的源头与结果在时间和空间上的最广泛而深刻的背离在土地泡沫的经济形态中达到极致。拙文《房地产泡沫的通涨逻辑》的目的就是描述这种经济现象的内在关系。房地产泡沫是人类经济史上最强烈的通涨促生器。

    房地产泡沫作为通涨促生器的第一大意义是,它是货币超发、通涨发生的源动力,这种情况与由宏观政策推动的固定资产信贷投资作用颇为类似,不同的是形式上更加隐蔽。上面说了,固定资产投资,表面上看没有货币超发,投资运作产生庞大的资产价值,对GDP贡献的比例越来越高,近年达到50%以上。同样,以房地产拉动GDP,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支柱,连同各类大规模投资,支持经济总量双位数增长,客观上必然产生相应的货币需求;周行长不是说了吗,货币供应量是根据社会商品流通总需求而定的,没有相应的货币供给,商品流通受到阻滞,发展速度就会小于其潜在的能量水平。

    关于货币发行和房地产泡沫之间的关系,一种为一般民众甚至专家普遍认可的肤浅的观点是,货币政策失误造成流动性充裕及通胀压力局面,配合投资渠道缺失等外部经济环境,致使资金无出路只能流向房地产,从而推高房价。但事实上周行长的说法更有道理,与其说货币发行引发房地产泡沫,不如说房地产泡沫化要求更高的货币供应增速;将通涨根源归结于货币政策的失误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研究货币政策何以发生失误的道理。

    拙文《美国次贷危机与中国楼市泡末》在对比分析中美两国房地产泡沫特点的基础上指出,美国泡沫促生的动力在于房地产经济之外而中国泡沫的原动力在房地产经济之中。具体的说就是过度的土地资本化政策扭曲了土地公有制实质,促生了房地产经济与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的严重背离。这就好比癌症首先产生于人体细胞基因基质的异变,然后才大量拼抢吸取人体营养供给、恶性孳生膨胀;而不是由于人体的养分成分供给过量、输入癌细胞促其超速衍生进而造成肿瘤膨胀。

    房地产泡沫作为通涨促生器的第二大意义是:土地泡沫造成通涨之原因和结果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远距离断裂,以至于人们至今不能看到二者之间的真实因果关系。

    超速增长的货币发行量不断地流入房地产经济黑洞而消失于无形,土地泡沫不仅是货币超速增长的动力,而且是它长期持续的条件。土地泡沫为什么会有如此魅力?这和当今公务员工作职位热门的道理是一样的。占了公务员职位,不用辛劳就能获得相对优越的报酬;占有土地不用劳动就能获得大量个人财富。公务员职位被拼抢首先是由于职位数目有限;土地价格疯长首先是因为土地的不可创造性。

    土地过度资本化的实质就是可耻地促使其不可创造性发挥消极作用。如果没有货币政策的针对性紧缩,土地价格的上行是没有极限的,特别是在一定阶段上,当土地成本还没有充分扩散到别的经济领域之前的时候。周行长认为货币供应量要根据社会商品流通总价值量而定,正确。那么商品的价值量来自何方?只能来自劳动民众所从事的商品生产活动。但是土地泡沫不受这个限制,它的存在与社会生产劳动无关。它自然就具有从天而降的、而且是不断自行增长的“价值”量。这正是土地泡沫具有无限魅力、能够胜任货币黑洞的秘密。不知道行长有没有意识到这种货币黑洞与流通中商品价值总量之间的矛盾性呢?

    土地高额成本扩散作用显现之日,就是房地产货币黑洞边际到达之时。这个时候由CPI表示的通货膨胀也开始发生了。黑洞的作用就是让整个经济体慢性中毒。毒素产生的时候其毒性被暂时压抑,让你不知不觉;但是毒性并不是不存在了。它为黑洞容纳且在其中不断累积。长期累积到一定程度,产生足够的势能,然后才开始发作。这个时候离毒素产生过程为时已久,当人们去研究CPI高升原因的时候,他们看不到过量货币的作用,因为近期不存在特别大量的货币发行,似乎通涨只是由于生产成本上升的推动。即便是追溯以往各个时期的货币发行量,人们也很难看到明显的货币超额发行的痕迹。

    甚至,就连明显的由进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动的所谓输入型的通涨,都不能说与中国多年来的宏观经济扩张政策没有关系。当今时代整个世界经济是一个镜像互补的整体,A国凸出的那块正是C过凹下的部分。鄙人以前的文章也说过,不要以为次贷危机都是美国佬干的坏事。如果不是中国过分的出口刺激政策为美国提供廉价中国制造,美国经济早就通涨了,它的金融扩张早就不能持续了。同样,如果不是四万亿主力引领推升国内资产泡沫,也没有伯南克QE n次的世界经济条件,至少他在规模上必须收敛很多。

    房地产泡沫作为通涨促生器的第三大意义是,土地泡沫放大通涨动力,达到多倍于作为源动力的货币量自身的直接推动力,即,土地泡沫是货币超发通涨原动力的放大器。听起来有点玄,到底是什么意思?

    拙文《土地泡沫原形是价值交纳的封建经济》提出了土地价格价值化的概念,其基本含义是,土地不是劳动创造物,没有政治经济学意义上的价值规定性。不考虑它在价格中占比甚小的开发成本,土地本身没有价值。价值的实质概念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是一个自身不能表现的数量。价值必须通过价格才能体现。价格之表现价值,是通过不断的脱离和回归来实现的。如果价格持续脱离价值,在相当长的时间中不予回归,那么就会造成一种价值假象。土地价格的价值化,就是貌似价值而实则长期脱离价值的土地价格现象。周行长的货币超发,就是在受这种土地伪价值作用迷惑的状况下发生的。而由此引发的通货膨胀,实质上不过是土地价值回归的形式之一。

    土地价格的价值化有一种非常可怕的特性。中国的土地总量有多少?仅仅计算可开发的部分也有数百万平方公里。在某个时期实际参与市场买卖的数量有多少?恐怕是万分之一也不到。制造土地泡沫,货币的发行量只要能够推动实际参与交换的那部分土地价格上升就够了,而价格价值化的是全国所有的土地!所以北京一个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总量就顶上美国全部的GDP!这并非是说,必须要有这么多GDP才能成就北京如此高的土地价格。

    那么在价格价值化了的土地直接和间接地、以生产要素形式进入社会生产过程、其成本逐步扩散最终形成通涨的时候,推动生产成本上升的不仅是价格被实际市场交换过程推高的那部分土地,而是包括所有的直接和间接地参与生产过程的土地,这些土地当然都具有以现行价格表现的“价值”。比如我十年前50万在北京买的房子现在300万了,房租也从500涨到3000。你是租客,在制造行业工作,那时候工资2000,现在没有6000就不能在北京生活。这个工资增加额主要是来自居住成本的增加。我的房子与过去十年中的货币增量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后者四两拨千斤,撬动了全北京乃至全国的房地产总值,其中我的房子当然不会例外。而你的工资增加部分则必须转移到你们行业的产品售价中去,由消费者买单。

    如此我们看到,推动土地价格价值化的原始货币量,相对于土地持有人所要求的、最终必然通过消费品价格来实现的土地总“价值”,是一个多么微小的数目。土地泡沫是超过货币滥发通涨原动力倍数至万的放大器。几十万亿的货币存量算什么,舍弃了泡沫破裂形式的土地价值回归,中国货币当局未来将被迫新创若干个几十万亿的货币量。土地泡沫这种促发、吸收、累积、放大、最后逐步释放货币原始通涨效应的特征决定了中国长期通涨大势的发展模式。

    房地产泡沫作为通涨促生器的第四大意义是,伴随土地泡沫的通涨过程是一种通涨原因和结果的作用不断换位;而借由通涨实现土地价值回归的形式,表现为生产要素价格和消费品价格轮番交替上升的螺旋式行进。

    生产要素和最终产品是商品生产过程中价值形态往复循环、物质形态逐次替换流程上的两大阶段。生产要素价格的提高增加生产成本,导致终端消费品价格的提高;但是,生产要素的首要部分是劳动力,而劳动力的再生产成本主要由消费品价格决定;如此我们不可避免的看到,首先发生的是土地成本加入生产成本,然后生产成本推升消费品价格,消费品价格增加劳动力成本,然后更高的劳动力成本与进一步向生产过程扩散的土地成本一道共同推升消费品价格,如此循环往复、螺旋行进,每循环一次就上升一个档次……。

    这就是为什么货币当局在这种情况下会面临紧缩与放松两难选择的困境。一方面,必须紧缩货币供应打击通涨预期,另一方面,由于消费品价格的直接推动力来自生产要素成本价格,客观上市场交换过程就需要不断增长的货币供给量,否则就会引发通货紧缩,导致滞涨。这也是通涨效应无法迅速矫正的缘故。

    还有另一方面的螺旋行进过程,即房地产价格和一般商品价格之间的相互推进。房地产泡沫效应扩散以成本上升形式推升一般物价已如上述;另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显性的通涨形式令人们感到存款货币贬值的切肤之痛,促使人们拼命进一步拥向房地产市场买房保值,再次推升房地产价格。如此以来,通涨岂不是永无休止之日?于是,产生了政府以房地产限购为核心的调控应对之策。这种调控舍本逐末的性质鄙人已在此前的博文中作过充分论述。

    最近温总理关怀人民生活,亲躬猪肉价格问题,多数民众反映却不以为然。通货膨胀是一般而不是个别商品的价格问题,这是常识。猪肉的事情如此高调应对,由职能部门去做已属虚张声势,哪里用得着总理出马呢?总理过问猪肉,结果虽然无助于解决通涨一般问题,但肯定能以个别手段把个别价格暂时压下去,借以稳定民众情绪,彰显领袖魅力。

    现场调研的思路就是在一些个别偶然的因素上做文章,而通涨是一种经济气候,是长期的宏观扩张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在原材料、劳动力及其它各种生产资料普遍涨价的前提下,猪肉价格早晚涨上去是必然的;而具体的在哪个生产环节、由哪一批材料和哪部分人力作用、在哪个时间点、哪个地区里、何种程度上推动哪种消费品价格则是偶然的。刚刚看到新闻,7月份以来约八成省、区、市、鸡蛋价格上涨,不知道总理是否再会对此亲自调研一番。但是很显然,掌握这些偶然性细节信息对解决根本问题是多余的,“调研”个别商品的枝节状况,其意义无非是否认和掩盖通涨宏观大势的内在逻辑。

#果可 #中国经济 #房地产

(0)|评论(0)|阅读(513)

分享到:

推荐微博

网友评论

换一张?